首页 > 资讯中心 > 书画杂谈 > 书画欣赏 > 详情

台北故宫里的“画琳琅”:宋元明清,看尽“货郎”

书画欣赏 发布于:2021-03-11

  货郎图是南宋时期流行的一类风俗画题材。传世南宋的四本《货郎图》均为临安画家李嵩所绘,画面采用细笔勾勒,方寸之地精细的程度甚至直追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

  据悉,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国宝级文物——李嵩《市担婴戏》(货郎图)4月13日起将在“画琳琅—货郎图特展”中对外展出,与之一同呈现的还有宋元明清的各式货郎图,包括传宋苏汉臣《货郎图》轴、传钱选《货郎图》轴、元人《春景货郎图》轴等14件书画作品。

  货郎是古代卖杂货的小贩,他们挑着货担或推着独轮车,走村串巷,手摇拨浪小鼓,并且以悠扬宛转的吟唱,介绍商品样式和用法,卖力推销,借以吸引妇女、孩童为主的顾客上门。货郎担上层层叠叠,摆放了品相繁多的商品,宛如缩小版的超市,除了日用百物、玩具、胭脂水粉及农具外,还有糖果、菜蔬等食物,满载着老少村人的盼望,是流动的幸福滋味。货郎动人嘹亮的吟唱曲调,则是农村小镇平淡生活中的小确幸。

  南宋时期,以货郎入画的一类风俗画开始流行起来。在南宋临安画家李嵩(约1170-1255年)传世的四本《货郎图》之中,除北京故宫一件是小横卷外,台北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与克利夫兰博物馆所藏均是团扇。画面采用细笔勾勒,方寸之地精细的程度甚至直追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

南宋 李嵩 《货郎图》卷 故宫博物院藏 (非此次展品)

南宋 李嵩 《货郎图》卷 故宫博物院藏 (非此次展品)

故宫博物院藏《货郎图》中的货郎形象 (非此次展品)

故宫博物院藏《货郎图》中的货郎形象 (非此次展品)

  进入明代,“货郎”“大行其道”。不但宫廷画家留下了不少华丽的《货郎图》,甚至在宫廷雕漆器皿上也常见“货郎”形象。在清代宫廷中,极少见单幅的《货郎图》,但丁观鹏的《太平春市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中还是可以看见“货郎”的形象。

  此次特展将分成“画琳琅—货郎图”和“国宝—李嵩市担婴戏”两单元,前者介绍宋元明清的各式货郎图,包括传宋苏汉臣《货郎图》轴、元人《春景货郎图》軸、清代丁观鹏《太平春市图》卷等14件书画作品。后者则聚焦于南宋声名显赫的李嵩《市担婴戏》,具体呈现货郎作品的多元面向。

  传世李嵩的《货郎图》一直被视为南宋商业经济的直观反映。

  波士顿博物馆的吴同先生认为,货郎图一类的风俗画,在南宋时大行其道,显然是受了当时民生富裕、经济繁荣的影响。宋室南渡后的新都临安,不但是政教文化中枢,也是商贸货运集中地,经由贸易致富的商人云集其间。此一新兴阶级对绘画的欣赏,每每偏爱风俗画,货郎图即其一种。货郎百物杂陈、无所不卖,为了推销百货,招徕妇孺老少顾客,其身手表情,每作戏剧性的夸张。画家生动细致的描绘,正中商贾购画欣赏的心怀。

  学者黄小峰则认为,明代与南宋的货郎图其实都是同一类题材在不同时代的发展变化,画中并非真实的日常生活中的货郎,而是以元宵节时政府组织的上元庆典中的“货郎”杂扮为蓝本,再辅以艺术因素。李嵩《货郎图》与明代一样,应当是为宫廷所创作而非应对民间市场。

  不管是日常生活中的流动商贩的真实写照,还是以元宵节时政府组织的上元庆典中的“货郎”杂扮为蓝本,进行的艺术创作,不同时代的《货郎图》都有着各自时代的特色,其中的写实之笔不仅记录生活的细节,且往往折射出交织于节令风俗的文学和艺术,既便出于想象和美化的集锦式构图,也依然是以时代风物为依据。

名贤妙迹 册 宋 李嵩《市担婴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名贤妙迹 册 宋 李嵩《市担婴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名贤妙迹 册 宋 李嵩《市担婴戏》(局部)

名贤妙迹 册 宋 李嵩《市担婴戏》(局部)

  据本次展览公布的展件清单,李嵩的《市担婴戏》描写老货郎担着琳琅满目的百货,妇女、孩童蜂拥而来的情景。货郎担分为六层,各式物品、食物、玩具应有尽有。其次以文字为标记的货品,如“仙经”、“文字”、“山东黄米酒”、“酸醋”等。右方枝桠有画家名款“嘉定庚午李嵩画”,树干上有“三百件”小字。

  此次展览将呈现多幅传为南宋苏汉臣的《货郎图》,但与李嵩《市担婴戏》描写的朴实的老货郎相比,多位画中的“货郎”均衣着华丽,与明代宫廷之中艳丽的《货郎图》风格完全一致。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传 南宋 苏汉臣 《柳陌嬰嬉》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传 南宋 苏汉臣 《柳陌嬰嬉》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集古名绘 冊 传 南宋 苏汉臣 《市担婴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集古名绘 冊 传 南宋 苏汉臣 《市担婴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春担》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春担》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唐宋名迹 冊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唐宋名迹 冊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倘若同样与宫廷元宵节令中的“货郎”表演相关,为什么李嵩笔下的《货郎图》没有明代那些华丽的宫廷服饰?黄小峰此前在相关文章中指出,这是因为南宋与明代负责宫廷演剧杂戏的并非同一种人。明宫各种节日庆典的百戏杂剧均由统共200余人的内府“钟鼓司”职掌。南宋宫廷没有相应的常设机构。由于财政等各种原因,孝宗隆兴二年(1164)罢内府“教坊”,采取临时从民间召用的方式。同样,宫廷庆典中百戏杂剧表演基本都是从民间瓦肆勾栏各种专业社团中临时征召。这可能是导致南宋《货郎图》朴素装束的原因之一。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图》轴(局部)

传 南宋 苏汉臣 《货郎图》轴(局部)

传 宋人 《货郎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传 宋人 《货郎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货郎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货郎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尽管艺术风格不同,但现存下来的明代《货郎图》有几件从构图到细节都直接参照和攀仿了李嵩的《货郎图》。上海美术出版社旧藏的《货郎图》中,货郎同样挑着李嵩画中的筐式货郎担,而不是富丽的货郎架。货郎头上也插着各种头饰,担上也栓着一只鸟,面前同样也是怀抱小孩的妇女,甚至前景与北京故宫的李嵩《货郎图》一样有一只棕色的犬。而此次展出的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钱选款《货郎图》更被学者认为是李嵩《货郎图》的改版。

  据悉,此次展览还将展出元人《春景货郎图》、清代丁观鹏《太平春市图》卷、清代沈源《清明上河图》卷等。其中元人《春景货郎图》画春日郊园中,桃花初绽,新柳泛绿,杂草野卉丛生于小溪石畔。柳荫下停放一货担,架上满置鸟笼,笼中鸟色品种殊异,四周并缀有各式童玩。货郎二人,一人手执鹦鹉兜售,另一妇人携二童立于担前,举手雀跃作欲索取状。人物设色妍雅,神情活泼生动,表现出古代农业社会纯朴闲适的生活情态。

元人 《春景货郎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元人 《春景货郎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 丁观鹏 《太平春市图》卷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 丁观鹏 《太平春市图》卷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展期为2021年4月13日—7月13日。

  (本文部分图文来自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并参考黄小峰《乐事还同万众心—〈货郎图〉解读》等相关研究文章。)

转载旨在分享,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